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选后美国再临财政悬崖

2018-11-05 09:28:57

选后美国再临“财政悬崖”

英国《金融时报》11月12日刊文《选后美国再临“财政悬崖”》,文章认为,除非奥巴马有本事推出一项惊人计划,否则“财政悬崖”将使“动荡年代”再度登上美国舞台。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十年前,经济学家有时候喜欢说西方正在经历“大缓和”时代,至少从以下特征来看确实如此:通胀被驯服,央行行长们看起来很高明,并且经济增长也得到了保障。接着,金融危机爆发了,“大缓和”时代让位给了“动荡年代”(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里用艾伦 格林斯潘回忆录的书名非常贴切)。

但如今,第三个短语又开始大行其道:政治边缘政策时代。本周二巴拉克·奥巴马竞选连任成功之后,投资者们纷纷猜测今年底美国是否会跌落财政悬崖,这是因为美国目前正面临三大难题——撞上债务上限、小布什时代减税政策到期以及事先计划好的削减开支计划。

但目前隐现的危机不是那种简单的二元选择——要么“跌落”,要么通过声势浩大的讨价还价“避免跌落”,而是一系列接踵而来的摊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政治人物们可能会踮脚走到“悬崖”边缘,甚至可能在债务上限问题解决之前,或者减税政策到期之前仍不能达成协议,从而引发一些小型危机。但我怀疑,他们到时会通过拖延战术踮脚后退以防止触发灾难,然后再采取更多的边缘政策手法。这种“悬崖边起舞”的游戏会持续很长时间。

奥巴马政府的一些高级官员强烈反对这种假设。他们辩称,毕竟,周二的大选结果会给奥巴马带来足够信心,帮他强力促成一项重大的财政协议,特别是他在第二任期(也是任期)内取悦选民的动机已没那么强烈。此外,由于政治人物们就财政问题已争论了两年多,起码各种意见都已摆上了台面。

乐观主义者坚持认为,没必要担心奥巴马不支持2010年鲍尔斯-辛普森两党委员会提出的增税及减支提案。重要的是,该提案可以作为辩论的出发点,这样做将会加快谈判进程。

还有第三个问题:美国商界与美联储一起发出了迟来的呼声,督促尽快达成重大财政协议——不管这一协议是基于鲍尔斯-辛普森提案还是别的类似方案。他们的呼声应会增加奥巴马促过重大协议的可能性。观点大抵如此。

但问题是,几乎每一项积极因素都受到相应了制约。例如,现在总统或许更有动力促成“大妥协”,但国会的共和党势力是否愿意配合仍未可知。

同样道理,尽管商界在努力推动促成一项重大财政协议,但尚无戏剧性的外部事件能够震慑两大阵营,促使它们达成妥协。这一点非常重要。在2008年,当市场发生崩溃后,国会毕竟同意了支持财政救助计划。然而,在美联储政策的部分影响下,市场眼下出奇地安静;事实上,10年期美国债券的收益率本周出现了下滑。同样,评级机构乃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严重警告也没能掀起多大波澜。除非美国真的摔下“悬崖”,否则可能产生不了戏剧性效果。

还有一个更微妙、更显结构性的问题:时间周期错配。国际清算银行的克劳迪奥 博里奥在近的一次演讲*中指出,信贷繁荣和信贷崩溃交替出现的周期是几十年,因此有必要制定同样时间跨度的政策。但实际上,美国的政治周期却只有两年。“现在,真正重要的经济发展成果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够显现——相对于日历时间,经济时间已经放慢下来——但经济要素规划的时间周期却在缩短。”

这种错配是有害的。任何计划若要真正发挥作用,必然需要两个关键因素:清晰、积极的长期财政权衡,以及明智的政策排序(如在刺激过后实施紧缩)。但实现起来很困难。

这些都构不让人绝望的理由。“好”消息是,大西洋两岸的投资者在过去一年内已有充分的机会适应“悬崖边起舞”。引人注目的灾难报道或许会削弱信心,但已经无法像在美好的“缓和时代”中那样,引起十足的震惊。问题的关键在于,恰恰因为市场对边缘政策已经习以为常,要创造出戏剧性效果、促使两党尽早达成政治协议可能将难上加难。

当然——除非奥巴马有本事推出另一项惊人计划,或者政治人物和投资者终于都失去信心,让“动荡年代”再度登上舞台。(作者:吉莲邰蒂)

小面培训
固定式登车桥
绞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