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

特价机票黑色利益链调查仅10是合规产品

来源: 作者: 2019-05-14 21:08:05

特价机票黑色利益链调查:仅10%是合规产品

来源:重庆3·15消费维权 16:56:15 关注度:155754次

小心特价机票:低价不低、被改签、无发票  随着携程、去那儿的异军突起,消费者可以从越来越多的渠道购买打折或是特价机票。然而,一条由航空公司、机票代理、旅行社们所组成的灰色收入链条也正在慢慢浮现。消费者在订购一些特价机票的同时,并没有认识到所应该承受的风险,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飞机票被直接退票、被直接改签,甚至订单被直接抹去。而一些机票代理商们则在其中扮演了并不光彩的角色。  在山西做汽车生意的刘晨今年8月下旬在去那儿购买了一张从包头到太原的经济舱机票,机票代理开出的价格是715元,但当他9月初收到行程单后才发现,他所购买的经济舱机票实际价格仅为430元,两张机票之间有近300元的差价。  这还仅仅是机票销售代理中间的冰山一角,除了上述机票被大幅度加价的案例以外,还有被无故改签航班、要捆绑保险才能购买到低价机票、票代无法寄送行程单、订票后发现无法退改签等等状况。经常在线下或线上票代订票的人大都有切身体会:购买特价机票出行的次数多了,总会遇到一些因购买特价机票而引发的麻烦。  甚至,票代站标榜的“特价”机票很多时候也已经不再特价。  很多乘客习惯于在可比价的票代平台站上购票,以寻求更为实惠的票价,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这些站上列出的机票价格,不少时候其实反而高过航空公司官的价格。  低价机票的“灰色”渠道  十种来源的低价机票,仅有10%是来自于符合运价规定的产品或者让利销售  “特价机票”不特价的现象在旅游航线上较为突出。  以一趟10月8日的上海-长白山航线为例,去那儿上列出折扣机票为春秋航空的9C8842 航班,实际可出售格为547元,而这一航班在春秋航空官上的实际只需480元,票代的所谓特价票实际上还要贵几十块钱。  某三大航机票营销部门对接客服和票代的负责人张熙对本报表示,票代的特价票能有多便宜,很大程度取决于航空公司所能给出的折扣幅度。在燃油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下,航空公司一般是不愿针对散客市场给出太大幅度的折扣价。  国内一家名为劲旅咨询的旅游咨询公司去年曾做过一项统计:他们从大量国内航线中抽取了142条航线的500个航班梳理后发现,低于公布运价10%以上的航班中,九成是属于违规销售,可能侵犯消费者的权益。  根据这份《在线机票价格监测分析报告》分析的十大低价机票来源,国内航班低价机票中,类似于刘晨所遭遇的加价转售多,占到近30%,其次是非正常舱位加价销售、盗用大客户协议价、虚假低价、组合产品违规拆分销售等等情况,仅有10%是来自于符合运价规定的产品或者让利销售。  这其中,“盗用大客户协议价”和“组合产品违规拆分销售”能够让票代开出远低于普通价格的票价,这就是为什么旅客总是能在在线旅游的站上找到永远都低于航空公司官销售价格的特价票。  大客户协议价是航空公司通过票代和有固定出行需求的机构签订的价格,以订票者的所属机构为限制,但一些手上有大客户协议价资源的票代就将这一票种违规转卖给了协议价所覆盖机构之外的个人。  “组合产品违规拆分销售”则是票代拿低价票的另一种常见模式。张熙此前就曾遭遇有票代不时要求其所在航空公司出一套跨境联程票,利用其价差向消费者开出超低价机票。据其介绍,跨境联程票由国内段和国际段两段航班组成,是航空公司为了方便有细分需求的乘客所出的票种,可以给出大幅折扣。“除了交机建费和燃油费,国内段其实基本算是赠送的,比单独飞国内段再飞国际航班要便宜得多。”  但票代的用意不在于招揽要出国的乘客。张熙发现,票代实际上把票卖给了需要乘坐国内段的消费者,当乘客到达国内段目的地后,票代便立刻取消后半程国际段的航班。对比单独购买国内段航班的价格,票代拆分联程票后开出的价格甚至可以低1000多块钱。  与这类似的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国庆长假从上海去广州游玩的姜女士从国内某家知名在线旅游站上订购了一张东方航空公司从上海飞往广州的机票。当姜女士到达机场查询自己的票务信息时才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被订购了两张飞机票,机票信息显示一张是从沈阳飞往上海的,另一张则是姜女士所买的从上海飞广州的航班。  这是航班信息出现了错误,还是有人帮姜女士又多订了一张机票呢?随后姜女士通过东方航空查询得知,多出来的那一张从沈阳飞往上海的机票是真实存在的,与此同时姜女士还在中被告知这样订票才能拿到的价格。  一位熟知机票代理的人士向分析了这两张机票出现的原因:“从A地到B地24小时内再转机去C地这样的行程,是航空公司推出的廉价的联程机票,一般情况下这个联程机票的价格会比直接从B飞往C地要便宜不少,所以也就出现了姜女士的行程单会出现两张机票,而姜女士终只乘坐了其中的一段行程,另外一段行程上的位置就形成了废票的情况。”  虽然“被”买了两张机票,但是因为终航班没有出现问题,姜女士还是如愿完成了广州之行。但是上述机票代理人士向表示,在航空公司看来上述情况是属于违规操作,如果被航空公司查出是会向相关代理人出具罚单的。  上述机票价格报告提到,还有一种“散拼团”同样会损害消费者权益。张熙介绍,除了和航空公司长期保持固定合作获取低价票,社会团体有临时出行需求时也是可以向航空公司申请团体票价格的。如果有40人要一同出行某航班,按规定飞机上要有100人左右(一倍以上)的空位就可以向社会团体开出团体票,价格可以开出.5折。“有的票代就会拿一些公司或者单位的名义来申请出票,但是回头又把这些团体票卖给了单独出行的消费者。”  重灾区:国际机票  “一张国际机票能卖多少钱,理论上有无限可能。”  以上情况都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行为,上升到违法的就是曾经风靡的里程积分倒卖情况:一些航空公司的内部员工和机票代理商勾结,利用系统的漏洞盗取航空公司会员的积分兑换机票。这些机票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如果乘客需要退票处理,这些积分兑换来的机票包括燃油费基建费都不能退换。  不过如今这一类机票在国内航线上已经难见踪影。张熙证实,这是因为国内航空公司近年来已经对乘客的里程兑换转赠对象作了限制,并且需要提前至少一个月办理,为票代向乘客换购里程积分设置了障碍,较为有效的防止了积分倒卖情况的出现。  但对于持续火热的国际航线来说,愿意提前很久订低价票的仍然大有人在。一位在淘宝上购买了日本东京飞上海的乘客就发现,她的机票就是用其他人的里程积分兑换而来,导致她差点没能出票。  事实上,国际机票因为预订时间较长,操作较为复杂,正成为特价机票不透明的重灾区。  “一张国际机票能卖多少钱,理论上有无限可能。除了佣金外,赚机票差价才是让代理商趋之若鹜的利润来源。”一位国际机票代理公司向表示,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代理商常常会想尽办法抬高票价,比如隐瞒可用航线、推荐不合理路线。一张从北京飞往欧洲的机票,因为转机地点和时段的原因,各家机票代理给出的报价,一张机票可能相差2000元左右。  取得一级机票代理资格的公司才可以销售国际机票,不过一些没有资质的公司在交纳一定费用后,也堂而皇之开始销售国际机票,甚至有些批发商下面会挂靠几十个甚至几百个小的代理商。  特价机票不仅仅是传统机票代理商们的手段。在线旅游站的机票价格战从去年一直延续到了今年,这期间特价机票层出不穷,这些机票的价格也往往要低于航空公司官给出的折扣。  此前作为国内在线旅游巨头的携程高调宣布,推出机票返现的活动。不仅仅是携程,淘宝旅行、去那儿也曾纷纷推出过“折上折”或是抽取免费机票的活动。  “很明显这一类的特价机票就是目前在线站为了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而进行的价格战,有不少的特价机票都肯定是亏的,不过特价机票能带动更多的旅客,这个成本是在线旅游站们所乐意见到的。”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售后环节藏猫腻  不只是机票价格乱象环生。和一般购物形式不同,要购买机票,消费者要先向票代进行支付,票代再向航空公司申请出票,不少麻烦也就发生在消费者付款之后。  在携程、去那儿等在线机票销售平台,不少机票代理都执行的是“购买后不得退改签”的政策。  张熙向本报介绍,除了部分特价票确实是航空公司的规定外,也有很多机票不能退改签是因为机票本身是团体票形式出的,“比如‘散拼团’,按照我们公司的规定,这种票要退改签是必须整体办理,不能单个进行。”  但对于可以退改签的机票也并不安全。一位成都的消费者向本报回忆,曾通过携程购买机票,但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改签了航班,直到到了机场登机才被告知其行程被改动。  类似的情况并非个案,张熙回忆她也不止一次遇到过类似情况:乘客到了机场发现自己的航班被改签到其他航班,但其本人却从未联系过航空公司修改行程。  张熙解释,尽管航空公司要求,改退签航班必须是乘客订票时登记的打来告知其航班号和身份信息才能更改,但在不少时候,票代向航空公司提供的并非乘客本人的联系方式而是票代的,加上票代也知道乘客的身份证号码和航班信息,因此整个修改行程的过程中乘客都可能被蒙在鼓里。  在同一航线上,早上七八点前和晚上七八点以后的航班因为时段较差,销售一般不如白天其他时间的航班,因此机票的折扣也会相对更多,价格更便宜。“之所以票代会瞒着乘客进行退改签,目的就是赚取同一天不同航班间的差价。”  也有很多时候是票代嫌退改签手续繁琐而不愿为乘客进行退改签。张熙介绍,因为航空公司和票代之间是一段时间才结算一次费用,“比如一个月结一次”,并非每一笔都单独结账,因此消费者从票代出票后如果需要退改签,就必须由票代进行处理,涉及的费用返还还是要先从航空公司回到票代后才能回到乘客手中。  行程结束,却并不意味着机票带来的麻烦就此告终。去那儿站上为数不少的票代都执行不向乘客寄送行程单的政策。本报在去那儿订购了一张价格实际高于航空公司官方售价的机票后注意到,出票的票代千翼达航空称因所购买机票为“低碳价格”,因此不提供行程单。  而上海的一位白领人士也对本报透露,今年7月在携程购买的一张机票,被携程以其中包含30元积分折扣为由拒绝寄送电子客票行程单,称仅能开出普通发票,并且不能开出单位名称抬头的机打发票。但在他订票前后,并未从携程站上或携程客服方面收到任何提醒,直到他选择通过络公开投诉后才得到携程的回应,并且对方称这是“特事特办”。  票代不愿意开具行程单的原因很简单:少交税。张熙介绍,可作为乘客报销凭证的国内电子客票行程单上盖有国家税务总局的发票监制章,行程单一旦打印出来,中航信的系统就肯定会有记录,税务部门就可以追溯到这张机票从而进行征税。“很多时候在机场,我们的柜台工作人员会遇到有乘客拿着一张写着航班信息的A4纸,以为这就是票代提供给他们的行程单。”  张熙认为,消费者如果选择出行,在看到合适的机票价格后就应该果断购票,不要太过于相信特价票的存在。“除非是运气特别好,一般来说,越是低价的机票,其退改签的限制条件就越多,在值机、登机等环节的优待服务就越少。”  “国内机票体系已经越来越透明,不可能一直存在远远低于平常价格又是正规渠道出来的机票。除非是有些新的航空公司开航或者新航线开通,通过一些很短期很少量的特价促销来打响名声,但大多数时候传统航空公司是不愿意做这样的赔本生意的。”张熙指出。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熙、刘晨为化名)  为了赚取同一天不同航班间的差价,票代也有可能会瞒着乘客进行退改签  卖得便宜赚得多  这些经销商在计算自己留下5个点佣金之后还有利润可图时,就有可能将回扣中其他15个点贴在机票中让给旅客  登录去那儿,查询10月15日从上海浦东飞往成都双流机场的机票,去那儿上显示的票价的是四川航空公司3U8964航班,价格为502元。但是川航的官上此班航班的价格却为560元,有旅客不禁要问这些机票代理销售这么低的机票有利润可赚么?  国内某在线旅游站相关负责人直言:“要永远记住官上面出现的价格肯定不是的,但是机票代理也不会做亏本的生意。”  在他看来,机票代理会利用多种形式,让机票代理处出的机票永远低于航空公司的官。主要也是业内普遍的形式,就是旅行社或是机票代理只赚回佣钱,利用尽可能大的折扣销售更多的机票。  长期以来,国内机票代理商一直掌握着90%以上的机票市场。这也使得他们在与航空公司的谈判与博弈中掌握了相当大的主动权。他们一直享受着航空公司提供的“3+X”佣金——这意味着OTA(在线旅游)销售一张机票至少可以获取3个点的佣金,而仅仅依靠航空的佣金,大多数机票代理就能够获得一定的利润。  例如国内某航空公司和一家旅行社或是大型的一级代理商签下5折机票的协议,协议中会注明每销售一张机票,航空公司会按照每张票3个点的佣金返给旅行社或是代理商。  此时代理商为了出量,选择了不加价销售机票,还是会以5折的价格将机票出售给旅客,低价换来的是更多的旅客购买,而此时依靠每张机票中赚取3个点的佣金代理商们也赚取着相当的利润。  3个点的佣金并不能满足代理商们的胃口,追逐利益的化才是商人的本质。  有些航空公司甚至还会和机票代理签订类似于对赌的协议。上述人士打了个比方,例如协议中航空公司方面会规定机票代理商一个月一次性购买500万以上的机票,将给予可能高达10个点的佣金,而达到2000万以上的采购量,机票代理们的佣金将有可能达到可观的20个点。  有些代理商为了博取10个点甚至是20个点的高额佣金,会想办法尽可能低价销售机票。这些经销商在计算自己留下5个点佣金之后还有利润可图时,就有可能将回扣中其他15个点贴在机票中让给旅客,特价机票就由此产生,该机票代理的销售量也就由此攀升。  一些机票代理也因为销量成绩而成为航空公司的金牌销售商,在来年进行新一轮谈判时依靠这一成绩,机票代理商们也能在和航空公司的博弈中占得主动地位,同时更多的优惠政策也会向这些金牌销售商倾斜。  但伴随着的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包销的2000万的机票没能够卖完,机票代理可能将自己承担这一损失,与此同时,机票代理商们也要在前期就向航空公司进行机票的支付,高额的垫资也成为机票代理们薄利多销的因素之一。  黑票代滋生路径:代办资质、无门槛做下线  全国有6000多家正规机票销售代理商,去年全年完成了260多万多宗机票分销交易——这一组关于正规票代的数据,来自于一家名为中国航信的航空旅游业信息技术服务商,除春秋航空外,国内航空公司都采用其飞机座位分销系统。  全国有数万家不具备机票销售资质的机票销售代理(即黑票代),一年可开出上千万张虚假行程单——这一组关于黑票代的数据,来自于中国航空运输协会(下称“中航协”)的估计,国内所有正规票代的机票销售代理资质便是由其认证。  对比上述两组数据可以发现,在国内机票销售代理行业,黑票代是一支比正规票代庞大得多的队伍,而其产生的业务量也同样惊人。这不得不让人提出疑问:为什么会有规模如此庞大的黑票代群体?黑票代与正规票代双方是什么关系?  黑票代门槛:电脑+打印机  事实上,依靠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以及机场车站散发的传单,要成为一个既没有工商注册登记又没有机票销售代理资质的黑票代并不困难。  本报以一家想做票代的旅行社的名义联系上一家名为北京中航联的公司。“联电脑一台,针式打印机一台”——除了身份证,这是加盟中航联的企业所需的硬件要求。在其站列出的加盟条件中,没有任何注册实体的个人也可以与其合作,不需要任何的机票代理销售的相关文件。  中航联一位王姓工作人员表示,只要交纳一定的服务费就可以签订合作协议,之后就能从这家公司的出票系统获得全国所有航空公司的机票,并获得5%-20%不等的返点。  返点是指航空公司向销售其机票的正规票代所返还的利润。上述工作人员向介绍:“比如一张1000块钱的机票,返点是10%,那出了一张1000块钱的票后票代就只需要向航空公司交900块钱,这100便是票代的利润。”  上述工作人员称,一旦双方合作后,将可以直接利用其公司自行开发的白屏系统,清楚地查看到每一架航班的上不同折扣和不同舱位机票。根据该工作人员发来的一张截图,以北京-重庆的一趟川航3U8516航班为例,该趟航班的所有价位的机票票面价、返点率和实际结算价格都一清二楚,返点率从7.6%到26.5%不等,其中头等舱的差价可以达到近1000块钱。  “除了单纯卖机票,你也可以自己发展下线,”上述王姓中航联员工介绍,“然后向他们设置暗扣返点和收取加盟费,这也是一种经营模式。”他在一份声称是依照实际案例而形成的盈利分析中介绍,如果以一级代理的身份向下发展下线,平均每个月的收益能够达到2万多元。  黑票代与正规票代利益捆绑  “黑票代其实就是正规票代养活的。” 在上海经营着一家拥有二类机票代理销售资质公司的李成对本报坦言。  根据中航协的划分,获得一类资质的票代可以做国际机票销售代理,获得二类资质的可以做国内机票销售代理,两个等级的资质又可以分为客运和货运业务。  此前本报以做其下线的身份联系上这位在票代行业已经“混迹”十多年的人士。在李成看来,从初正规票代的兼职销售发展而来,黑票代为正规票代的生存起到很大的作用。  李成介绍,正规票代和航空公司合作有出票量任务,为了保证完成任务,正规票代就只能发展很多兼职做销售的下线,帮助其完成出票量,“因为要完全是我们自己做的话,根本完不成航空公司规定的数量”。根据中航协的站,上述中航联公司本身便是拥有一二类客货运代理资质的正规票代。  时间一久,这些本来没有机票销售资质的下线就逐渐发展成了黑票代。“以前的黑票代还比较守规矩,卖给消费者的也都是从正规票代处拿的机票,只是身份有问题。”李成说,“如今不少黑票代是想尽办法开有问题的行程单或者不开行程单,拿各种有问题的机票卖给消费者。”  票代资质代办生意链  不仅仅是做无证票代有途径,要成为有资质的正规票代同样有门路。  本报以一家旅行社要求的身份向一家名为上海棋硕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了解机票代办手续如何办理。中航协站的信息显示,这家公司同时拥有一类和二类的客货运资质,也就是同时拥有国内国际机票的机票销售代理资格。  中航协认证的机票代理销售资质被称为“航空铜牌”,拥有这个资格证书后,企业就可以通过正规渠道与航空公司直接签约,以自己的名义向航空公司要求出票或者签发航空货运主单。  上海棋硕的一位董姓工作人员向本报表示,要代办机票代理销售资质认证的手续,材料齐全的情况下,只需要45天就能够完成。在其站列出的申办材料中,有营业执照、企业章程、企业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上一年审计报告、经济担保协议等等文件,看起来流程很正规。  但中航协总部认证中心的工作人员却对本报表示,中航协未委托任何机构或个人代为办理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业务手续,“要是找他们办理出了任何问题我们都不负责”。也就是说,任何声称可以办理机票代理的机构都并非正规申办渠道。  正规的票代资质申请途径是怎样的?根据中航协官方站的认证流程,需要先注册,在其官提交企业基本信息、投资人信息和民航销售上岗证书等一系列资料,然后等待代表处审核是否符合资质,之后相关资料送到各个地区代表处,然后企业再缴纳费用,整个过程同样为45天,但却只需缴纳2000元/年(一类)和1500元/年(二类)的会费。  李成称其有相识的同行是通过代办获得的,“因为中航协对于去申请的企业有很高的要求,很多达不到要求的就多出钱找代办帮助完善材料”。  不过要想过资质审核一关并不轻松。中航协对于申请一类国际机票销售代理资质的企业注册资金要求达到150万元,二类国内机票销售代理资质则要达到50万元。因为门槛较高,全国取得资质的一类(可销售国际票)、二类(只能销售国内票)机票代理商并不多,多6000多家。  即使整个代办行业都是未获授权的灰色生意,却也不影响生意的红火。上海棋硕就在其站页面宣称,其与一家名为棋硕世物航运咨询(北京)有限公司的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发现后者在冒用其名义办理票代资质代办的手续。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成为化名)  “黑机票”乱象溯源:票代面临监管真空  尽管每天有如此多的乘客与它产生联系,但却很少有人能说得清:机票销售代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行业?  机票销售代理在中国已经出现了近三十年,但这个行业却一直充满神秘感:没有官方的权威调查数据,没有全国性的行业协会。2012年以前,这个行业甚至没有举办过一次全国性的行业交流会。  和这种神秘相对应的是,机票销售代理行业实际上很难被归类:它既不属于民航业,又不能算是零售业,只能笼统地归类到服务业这一大类中。  上海一家国内二级票代公司的老板李成就认为,票代不直接参与民航运输,不算是民航业,而多只算是民航业的附属行业;虽然票代的销售模式听起来符合零售的定义,但其又不是零售业,另外,票代还和旅游业有着很广泛的联系。  定位模糊带来监管真空。尽管旅游部门曾针对票代开出所谓“特价票”发出过消费者警示,各地工商部门也不时对当地出现的“黑票代”诈骗进行打击。但是,由于机票销售的终产品是航空运输,在外界看来,票代与民航业有紧密的联系,对这一行业应该负有监管的仍然应该是民航总局。  但2004年后,这一观念开始有了变化。当年,新颁布的《行政许可法》出台,要求各个部门对其负责的市场可自行调节的行政许可项目进行全面清理。对机票销售代理进行审批、监管的职责便被转给了中航协这一行业性协会。  中航协成立于2005年,是经民政部核准登记注册的全国性社团法人。由于1987年生效的《国内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人管理暂行规定》(下称《规定》)在上述行政项目清理过程中被废除,中航协对票代行业的管理便仅限于有资质的正规票代,而无法对整个票代行业进行强制管理。  接收民航局针对票代行业的监管职责后,中航协能做的,便是每年对票代企业的销售资质进行审核,控制全国票代的数量和质量,从审核这一环节卡住“黑票代”滋生的可能。  但各方博弈依旧很激烈。这期间,电子客票行程单诞生,票据环节的暗箱操作更容易(不开行程单或打印虚假行程单),给了票代更大的违规操作空间。  中航协副秘书长柴海波曾表示:全国机票代理企业中,正规的票代销售点仅约一万家,只占全部票代数量的10%。为此,去年上半年中航协曾下发通知,要求全国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企业进行年检,借此机会将“黑票代”赶出行业。  但要推行上述措施,中航协却因其机构定位而面临尴尬。根据其章程,中航协是以民营航空公司为主体,“维护行业和航空运输企业的合法权益”,一开始就没有票代行业的参与。航空公司与票代之间本就有利益分配矛盾,骨子里“流着航空公司血液”的中航协与票代的关系也自然紧张。  在对票代“开炮”的同时,中航协还表示将针对票代行业出台《航空客运销售代理人服务规范》,文件是由民航局起草。在中航协看来,《规定》失效以来的实践证明,中国的机票代理并不是一个市场能够自行调节的行业,急需新的法规补位。这份行政法规将有力地整治票代行业的乱象,填补上这部分法规真空。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这份原定于去年年内出台的文件,在传出消息一年半后仍然毫无踪影。这意味着要用法律消除机票销售代理环节的沉疴,业界还需更加漫长的等待。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成为化名)  机票代理乱局求存:OTA谋变移动市场  旅游市场持续兴旺,使得机票业务成为各家竞相争夺的领域,类似携程等模式的在线旅游OTA(Online Travel Agency)如雨后春笋般在国内出现,运用各自的资源在市场中分一杯羹。  但是,随着佣金的下降、传统机票代理商的转型,以及航空公司直销力度的加强,这些OTA企业的生存空间正在被逐步挤压。同时,淘宝旅游和去那儿的异军突起,也使目前OTA的机票销售竞争更显白热化。  佣金下调,市场缩水  对采取佣金制的OTA企业而言,其机票代理业务的生存空间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步缩小。  根据劲旅咨询研究预测,到2015年,中国机票市场分销比重将由2012年的81%下降到71%。在航空公司削减代理费和大举开展直销的双重压力下,传统分销商通过搭售附加产品和分销国际机票来提升盈利能力。  事实正是如此。艺龙旅行(NASDAQ: LONG) 2013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艺龙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28%,但每张机票的佣金减少了7%。同样的情况,携程机票预订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9%,但每张机票的收入却下降6%。  受航空公司调降机票佣金率、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的影响,携程的机票平均佣金收益此前一直处于下降趋势。而今年以来携程、艺龙等展开的大规模订票返现活动,也进一步拉低了平均佣金。  佣金下调之后的影响下,传统的机票代理公司开始向电子商务转型。  “传统的机票代理商们受到了来自络的冲击,包括我们在内,行业里不少机票代理都开始寻求电子商务的转型。”一家规模较大的机票代理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吴先生向本报表示。  吴先生所在的机票代理公司正在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此前,该公司通过互联平台销售出去的机票只占到公司业务的10%左右,而吴先生估算,到今年年底,这个比例很有可能达到60%左右。  但是吴先生的公司仍不想放弃传统的机票代理模式。“虽然现在络购票十分方便快捷,但是如果价格相差不大,不少旅客还是愿意在实体店或是此前买过机票的机票代理处购买,毕竟要来得放心一些,”他说。  搅局者淘宝等  早前,面对携程的佣金模式,有航空公司人士甚至笑称是在为携程打工。但随着多家航空公司在淘宝开设旗舰店,以及去那儿等直销平台的渐渐崛起,携程、艺龙、芒果这种佣金制OTA们开始如坐针毡。  “随着同业直销渠道的增加,佣金模式将不再具有可持续性。”吴先生指出。  淘宝采用直销平台的方式,让航空公司或是机票代理以店形式销售机票,这让很多航空公司更愿意通过淘宝的渠道低价直销,避免佣金流失,而淘宝则借此增加流量和支付宝黏性。  商业模式相对独特的还有去那儿,与传统OTA不同,去那儿不依靠收取佣金获得收入,而是按照点击收费。这也是去那儿获得竞争优势的原因。  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彦锋认为,国内在线机票市场趋于成熟,产品的标准化让机票分销更加简便,在线机票代理商的迅速增长,使得消费者更倾向使用垂直搜索引擎来筛选信息。  驴妈妈旅游介入机票预定业务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其CEO高宏久却已深知业内的各种复杂情况。在他看来,OTA们做机票代理很有可能出现各种不规范的行为,每年也都会有人因为机票违规事件被逐出航空公司或是机票代理行业。  “我们并不是直接参与到机票的代理环节,驴妈妈是将站上的购票系统直接接入到中航信的抓取系统上。”高宏久强调到,“这种无缝的对接,就能避免一些操作空间的存在。”  移动市场带来曙光?  种种竞争压力下,传统机票分销商将重新夺回份额的希望锁定在移动市场上。  以国内OTA巨头携程为例,其坚持了十年之久的“鼠标+水泥”策略,在发展前期给公司带来不错的增速,但这背后伴随着线下推广团队的日益臃肿,使其早期的核心优势逐步沦为鸡肋。  梁建章重回携程后,操刀无线战略,将各部门资源向无线事业倾斜。今年四月,携程发布“拇指+水泥”移动战略,并于近期提出“无线应用,旅游为先”的概念,指出移动互联将以在线旅游企业为领头羊,实现从OTA向MTA(mobile travel agency)的转变。  携程一期的财报显示,2013年二季度,携程净利同比增长76%,营业利润达到1.96亿元。这其中,移动端的布局为公司收入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据了解,虽然携程机票预订的主要盈利模式,仍采用电商的佣金模式,但截至第二季度,携程机票预订业务的无线订单比重已接近15%。  对于目前行业内较为混乱的竞争环境,携程方面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我们在推行机票返现,增强价格竞争力的同时,也坚持了我们可靠服务的标准,由于携程是在线旅行的领头羊,我们会以身作则维持机票业务的健康发展。”  在携程看来,对目前从事机票业务的OTA来说,中国在线旅行市场和无线应用的发展速度都在不断地超越大家的预期,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主要的问题在于以价格战获取市场份额的方式,可能降低行业的服务质量。  此外,有业内人士表示,包括携程等在线旅游企业在转向移动端的同时,也正在失去对酒店、机票等旅游资源供应商的控制力。  携程对此说法并不太认同:“携程通过开放平台的概念,将众多供应商融入一站式服务平台,提供丰富的产品和质的服务,这更促进了我们‘携程旅行’客户端的发展。也因此,从交易规模来讲,目前通过无线平台预订的日交易额峰值已经突破5000万元。”(本责编:陈宏)

可靠的拍卖公司
MT4平台出租
干挂铝单板

相关推荐